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泉的博客

有书大富贵,品茗小神仙。

 
 
 

日志

 
 

【转载】孔儒的恶劣文风败坏腐蚀了中国两千年  

2016-03-08 17:0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儒的恶劣文风败坏腐蚀了中国两千年

孔儒“文化传统”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文化传统,它所代表的中国统治者的意识形态,是一个坚决拒绝“人人平等”真理信念在中国人心中产生可能性的非常有害的意识形态,不仅如此,它在中国文人之中所造成的文风也是极其有害的,它使得在中国永远都不可能产生真正有益于自身文明建设的信仰精神,同时也永远都不可能产生真正有益于自身文明建设的哲学精神和知识系统。事实上文、史、哲,在中国最多只能拥有非常低水平的文和史,而根本就不可能产生最起码的哲;也正是因此,科、技、艺,在中国最多只能产生低水平的技和艺,而根本就不可能产生最起码的自然科学。事实上,两千多年来在所谓孔儒“文化传统”笼罩之下的中国和中国人,既是一个没有真正的信仰精神,也是一个没有真正的哲学精神和科学精神的国家和民族。而这一切,均根源于孔儒“文化传统”的极端错误的意识形态,也同样根源于孔儒“文化传统”的“文风”。这实际上是人类社会历史的“文化决定论”的必然性规律的两个方面:一个是超验的文化内涵目标严重匮乏的方面,另一个则是先验的文化外延形式严重错误的方面。所谓的“文风”,正是这后一个方面。

中国孔儒“文化传统”的“文风”是什么?首先我们来讨论一下,什么是文人们的“文风”?文风,是指文人们写作(文章、著作)的最基本品位和风格,或写作文章、著作的最基本的形式、方法、惯性模式,等等。如此,我们再来看中国“传统文化”的“文风”。首先看中国孔儒的经典,特别是《四书五经》的特征,尤其其中所谓《四书》的特征是很容易发现的:古代大儒的作品,基本上是以“语录”文体的形式呈现,例如《论语》、《孟子》,即使《大学》、《中庸》也同样是变相的“语录”。如此的情形,而且也包括后来历代的大儒,例如宋代的“二程”、“朱熹”等的重要作品,其实也都是“语录”。总之“语录”文体的写作,基本上成为了中国大儒们著作的主要形式。

仅仅就“语录”文体本身而言,其语言的记录,往往显得零散、错杂,严重缺乏思维的连贯性、系统性、整体性,因此,确实不是好的文体,但也难以作出如何就一定不好的结论,问题更在于,这些作品的内容本身,均匮乏最基本的逻辑形式,而几乎都是大儒们完全“独断”式的非常随意的谈话记录,这才是更加严重的问题本质。什么是“独断”?即是完全都只按照作者个人感性、偶然性、情绪性而几乎就是完全匮乏理性的非常随意性的判断,从而严重地匮乏关于事物对象最基本概念的理应严谨的定义,也因此而更匮乏按照最基本的法则进行判断、推理的逻辑。显然,所有的儒家经典全都是没有逻辑的东西。可以说,中国大儒们的所有的言论,几乎全都是如此“独断”式的产物。他们所运用的词语,均缺乏最基本意义的概定,在《论语》中,孔丘即是完全都只按照古代“周礼”或“礼乐”的规定性来随意地概定其所使用的重要词语的,例如所谓的“仁、义、智、信”之类。很显然,先秦原教旨的大儒们均习惯于以“独断”式的语气教训他人,所以他们的著作,按照“语录”的文体出现,也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秦汉之后的儒家文人们呢,虽然也想要学着先圣们的方法照此办理,但他们确实又自觉权威不足,因此也就只能依靠大量的“征引”子曰圣言来装饰自己。这样一来,后来的文人们不要说是写文章,即使是开口说话,也不能不经常征引“子曰圣言”,而且此种“旁征博引”的风气,愈到后来愈甚,几乎就成为了中国文人显示自己“博学多才”的必要形式,即所谓的“吊书袋”。中国儒家的文人们,只有靠征引“子曰圣言”,才能够显示其话语的权威力度,而完全不是靠其说话所具有的价值意义本身的权威和力度。说白了,从“语录”文体到“独断论”的说教,然后再到文人们的大量征引“子曰圣言”的作文习惯,如此的“文风”已经明显地成为了中国文人们两千多年来从事写作的传统习惯。我可以告诉大家,今天中国的文人们的写作,尤其所谓儒家文人们的写作,依然如故,甚至还更邪性,他们所大量征引的不仅有古代大儒,而且还更增加了大量的洋人。在他们看来,似乎只要把洋人引进来,即可能说明孔丘及其儒家,与现代西方人的“先进性”是相通的。坦率讲,今天中国文人们的“旁征博引”,根本就是“牵强附会”、“无话找话”,他们除了毫无逻辑的类比之外,根本就是浪费文字。为什么?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通最基本的真理、规律、逻辑。想要知道更具体一点的情形,这很简单,把自称儒家文人们的文章找来读一读,就马上明白了。老实说,我根本就不愿意阅读现代儒家文人们的著作,尤其所谓“新儒家”、“新新儒家”们的著作,读这些人们的著作,简直就是受罪,无聊、拖沓、散漫、指东道西、南辕北辙,文章无限拉长,恨不得把一句话的内容拉成长篇大牍,更把一篇小文章的内容拉长成为一部巨著。他们征引的古人、洋人无数,最终却没有真正说清楚任何一个问题。如此写文章的人往往还很著名,我就不具体一一指名道姓了。

按照我们现在对于写文章、说话的归类,即所谓的“述”,应有三类:描述、叙述和论述。描述是站在个人主观的角度而对于客观事物进行如实分析地描写;叙述,则除了必要的描述之外还必须夹带有议论,即所谓夹叙夹议地阐述,在这里既需要分析地描写,还需要有一定的归纳;论述则更又复杂,即对于所分析描写、归纳议论的事物,更必须从一定理论的意义上去进行综合。由此可见:描述的作品,往往比较单纯,即所谓就事说事;叙述的作品则复杂一点,除了说事之外,还要求更加上作者自己观点上的评价、议论;论述的作品就更复杂一点,说事、论事,虽然需要,但已经居于次要地位,而居于主要地位的是,必须从所说、所论的事物之中更抽象出来一些重要的原则性的东西,例如真理、规律、逻辑之类。属于描述类的著作,大约是一些文学性质的非常感性的作品;属于叙述类的著作,大约属于历史学性质的必须具备一定理性归纳的作品;属于论述类的著作,大约属于哲学性质的作品,不仅需要感性、理性,还更需要悟性。

由于孔儒“文化传统”的“语录”文体—“独断论”—大量“征引”权威的恶劣“文风”,事实上中国两千多年来的著作,就只具有低水平的文学和史学著作,而根本就匮乏真正的哲学著作。在我看来,除了老子的《道德经》是在孔儒之前的古人著作之外,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根本就没有产生过一本真正像样的哲学著作。正是因为产生不了哲学著作,中国人也必然地产生不了科学著作,所以中国人也就只能具有普遍低水平的非科学性质的技术和艺术。这在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之中,均是显然都可以获得证明的。

之所以会产生上面所述严重的后果,在我看来,原因很简单,其中的最大的关键,即在孔儒“文化传统”对于中国人心灵的败坏和腐蚀,一方面是孔儒“文化传统”的根本就拒绝“人人平等”真理信念的绝对反人类文明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即是孔儒“文化传统”的长期以来的“文风”,对于中国人心灵的直接的败坏和腐蚀。

我曾经撰写文章专门谈到,中国人的“文字”是非常伟大的文字,然而,中国人的语言,由于受到了孔儒恶劣“意识形态”的败坏和腐蚀,事实上成为了世界上最糟糕的几乎根本就生长不出“新思想”、“新创造”、“新事物”的“酱缸”语言。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在如此缺乏生命力的语言氛围之中生长成人,实际上是早就已经成为了被从精神上阉割了的精神太监。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尤其是其中中国的文人们,全都成为了精神意义上的“太监”,这样的民族和国家,还会有什么希望可言呢?如果没有近代西方文化对于中国的侵入,如此的中国人实际上早就该像印

孔儒的恶劣文风败坏腐蚀了中国两千年 - 黎鸣 - 黎鸣的博客

 第安人那样从地球上被消灭了!

我绝对地不会像一些人们那样诅咒“打倒孔家店”的“五四”运动,对于无知文人们所说的“割断了中国文化传统”的“诅咒”,我绝对要进行反“诅咒”。今天的复辟孔儒的巨大的文化“歪风”,正是由此而来。可悲呀,可鄙呀,可怜呀,可恶呀,可耻呀!我要严正地告诉我所有的亲们,真正一直都在败坏、腐蚀中国人的心灵的东西,全都是来自孔丘及其儒家的非常恶劣的“文化传统”的意识形态,以及始终都在败坏、腐蚀中国人的非常恶劣的“文风”啊!今天的大力推行复辟孔儒“文化传统”,真是大罪孽呀!(2016,2,23.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