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泉的博客

有书大富贵,品茗小神仙。

 
 
 

日志

 
 

【引用】从易中天戏说三国的发迹看易中天今天的变态【转】  

2011-09-21 23:00:48|  分类: 终生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易中天戏说三国的发迹看易中天今天的变态

在央视易中天戏说三国而成名,成了学术超男,也发迹起来了,名声大燥,也许有幕后的推手让他不得已而说出是人不能说出的话。为何呢?不妨也从三国说起。

“话说天下大事……”群雄逐鹿、三分天下,流传千古的三国故事向来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三国英雄还成了人们顶礼膜拜的偶像。有关三国的故事很可能是一个永不过时的题材。评说这段历史也就成了时髦的话题,在央视的“百家论坛”节目里因评说三国也让一位“不是人“的教授发迹,他就是骂“大多数中国人不是人”的的易中天。   

三国故事就象一个万花筒,从不同的角度总能发现别样的精彩。相同的故事不同的演义给人不一样的体会。古今民间多少人的“集体智慧结晶”将《三国演义》描述的精彩纷呈,让一代代记忆深刻,后来罗贯中集之大成创下不朽的巨作《三国演义》!俗话说“老不看三国”,就是说那里面的阴谋诡计太多了,虽都爱看爱听,但全盘接受的并不多。鲁迅先生这样说过:三国道曹操奸,其实让无数人倒感到了曹操的率真和直爽,道诸葛亮智慧之极倒让人们感到了诸葛亮的几分妖气。易中天这个“不是人”的教授用当今商业市侩的眼光品说三国,可以说是标新立异,但确有很多硬伤,根本经不起推敲。但央视把这个“不是人”的教授搞到百家讲坛一炮打响,成为学术“超男”。恐怕背景很深,后来骂“中华民族是猪一样民族”的袁腾飞也能到这个“百家讲坛节”节目栏里招摇撞骗,可见这个央视是如何自毁堕落的?  

面对混乱的虚假世界,与其看别人编的新闻还不如坐着发呆,所以懒得关注新闻,2012是后天的事。不过无意间映入眼帘的一则旧闻我倒真的希望它是编的。   

据报,5月22日在《易中天文集》的首发式上,易公然的说:“如果谁对茅先生有所不敬,我认为他不是人”。看罢此言瞬间错愕、难以置信,易教授何出此言?是谁对茅先生不敬?为什么不敬?正常情况下人们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别人不敬,更不可能对一个与已无干的人过意不去。如果不是特别的关注者,认识茅先生的民众并不多,谁会吃饱了撑的要对其不敬? 不知易所谓的“有所不敬”从何说起?但不管什么原因,作为一名在百坛上一炮打响大学教授,多少有点“斯文”,但如此不堪,认为别人‘不是人’有点让人不可思议。 真是个名符其实的“叫兽”!  

如今人们可以戏说皇帝,也可以相互吹捧彼些取笑。易可以对三国英雄评头论足,我们不妨也来评点一下易叫兽。 平素不喜欢对别人评头论足,但“不是人”的言论,倒让我有了兴趣。仅为戏评,一笑了之。   

对改开后的三十年里出现名人是不容普通人评说的,歌功颂德除外,普通人只要会跟着喝彩就行,在主流媒体里你反毛非共可以,但你不得说总设计师的一个“不”子,既然自称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可是人民确不能说儿子的半个“不”字!我曾在一个主流媒体上批评胡耀邦在民族问题上犯了极大的错误,造成藏独疆独死灰复燃,因为我是生在新疆长在新疆后来调回内地的。有着切身的痛感。结果这个网站做出了对我禁言20年的决定?!真让人啼笑皆非,因为20年后他们是个啥样他们的能算计到吗?南海让周边宵小国家侵占了百分之八十以上,不知中国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还能出卖中国的主权多长时间。越南倒好,占了中国的领海岛屿不说,还在中国大使馆抗议,还爆发大规模的反华抗议浪潮。而中国呢,自从取消“四大自由”后,老百姓就失去了话语权,你提出不同的意见就骂你是“刁民”,你要平等就骂你“老百姓想要平等是臭不要脸”!所以你要反对帝国主义也好霸权主义也好,这都不管你老百姓的事!老百姓只能是个摆设。谁要血气方刚为中国内争民权外争主权的话就是“文革余毒,封建残余”,所以凡与文革无关的,你老百姓都可以做,什么黑、黄、贪、毒、假,买淫嫖娼、爱滋、卖国求荣都行,可老百姓又有几个能这样做事的,这不是逼着老百姓往火炕里跳吗!?

不解风情是要吃苦头的。所以慎重起见还是打个比方来评说言归正传吧。   

常有人把精彩的节目比喻成饕餮大餐,那易的节目至少也是丰盛的美食。制作美食需要丰富的食材,也就是农民的粮、菜农的菜、牧民的肉、渔民的<。)#)))≦。易显然不是农民更不是菜农和渔牧民,食材从何而来?   

他用的材料都是现成的。难道不是吗?历史是英雄书写的,故事是罗贯中演义的,结果已家喻户晓。这些都与易中天无关,因此,说三国成就了易中天并非信口开河。无论历史还是故事都是现成的料,他投机取巧用了这些料。现在流行偷菜,有谁需要向罗贯中买菜?   

有了食材并不等于万事俱备,美食不会自动变出来,还差一位关键角色,就是大厨。这回易教授这大厨是当定了,不然这丰盛的美食就与易没关系了。   

 把易说成大厨,有些人可能要不高兴了。在他们看来,厨子怎么能和堂堂大教授相提并论呢?其实大厨不是谁都能做的。中国古代的行政长官之所以称为宰相据说与大厨有关。而厨师鼻祖伊尹好象是我国先商时期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行政领导人,他认为治大国如烹小鲜。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民以食为天的原始社会里,如何处置获得的食物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是谁都能胜任的,必须懂得如何加工和分配食物。因此能够担挡此任者非大厨莫属,自然便成为首领的得力助手,也就是后来的宰相。由此看来把易叫兽比成大厨真是抬举他了。   

常言道宰相肚里能撑船,而易的此次言论却有别宰相。究竞是什么船大到把宰相的肚皮都撑破了呢?如今最大的船应该是航母,好象易对此并无兴趣呀!难道与那位让易为他说出“不是人”的茅先生有关?   

茅先生是何方神圣呢?据称是著名的经济学家。近来发表了一篇《不要拿我交的税去建航母》的高论,因此知道,原来中国竞有这样一位活宝。不知易为何要担心有人会对其“有所不敬”呢?虽然认识茅先生的民众并不多,但他的那篇高论着实雷倒了不少人。这位茅专家宣称“不要拿他交的税去建航母”他认为“中美合作带头均衡裁军,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真替这位茅专家难过,难道他的美国金主没有告诉这位忠诚的老者,美国的军事规模有多大吗?地球人都知道,美国的军费规模接近全世界所有国家军费总和的一半,也就是说仅仅一个美国,其军费就接近了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的军费总和,相比之下中国也就是一个零头。不仅如此美国的军事已高度现代化,并已武装到牙齿,但中国的装备水平却与美国相差至少二十多年。   

综上所述,这位茅专家的建议就好象是,让一个削瘦且急需营养的人和一个体重严重超标且高度营养过剩的人一起减肥。结果是,如果双方同时裁减相当的战斗能力,美国只需裁去一个零头,把一些过时的包袱扔掉,而中国却要搭上几乎全部的家当,这与缴械投降有什么区别呢?还好他不是军事专家也不是政治学家,要不然这样一篇专家学说一定会大受牙医的欢迎。   

言论自由,人人平等,许你专家胡说,就不容别人评说?只要自已愿意每个人都有权力评议国事,中国搞航母也不是今天的事,早不说现在快建好了来这么一篇,是何居心自己心知肚明。这样的言论不该怀疑吗?如果受到一片掌声,那这个民族也就差不多了。即然不怕丢人现眼又何必在意别人的反应?自作聪明却不料自取其辱,怪不得别人。之前看到此论一笑了之,都懒得多想,必竞是位老者。今天看到易教授的言论不禁想起。   

言归正专,话说易评三国一举成名、身价倍增、让人高兴,学富五车理当如此。焦点中的易时常现身,他的有些言论让人觉得真不愧是高人。但随着话题涉及面的扩展,一向通俗易懂的易氏幽默有时也让人难以捉摸,不过还是会理解的,必竞高低有别,听不懂是由于自己才疏学浅,不影响聆听易的高论。但这次“不是人”的言论却让眼中的易中天一下子变得模糊了。思前想后突然觉得我被《三国》这这片绿叶遮住了眼睛。   

三国之所以让国人津津乐道,大该是因为它几乎涵盖了国人对“仁、义、礼、智、信、忠、孝、勇”等等的信仰。而碍于某种限制之前的各类三国作品都有很强的历史局限性。对人物的塑造比较生硬,不是红脸就是白面。而易教授可以说是赶上了好时机,他可以摆脱传统的束缚自由发挥,用迎合时下观众的口味,对人物进行全新的包装;再加上电视语言的一臂之力,新瓶装老酒,卖了个好价钱。  

家喻户晓的三国故事本身已无悬念。易教授的过人之处他对故事本身的解读,而是他对观众口味的精准把握,当然也可能是他的风格刚好符合时下的民众口味。   

时下的民众喜欢什么呢?本文不深入探讨,一言蔽之,“就是一切向钱看,凡事都讲利”。人心浮躁、集体焦虑是普遍现象,一夜爆富是大家的梦想。虽然生活相对提高,但信仰沦丧,内心困惑是不可否认的。物质上的诱惑,贫富的巨大差距,致使人们想要快速致富只争朝夕。以现有的环境,如果按照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教诲去奋发图强,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能否实现都让人怀疑。   

易来了场及时雨。他摆脱了传统礼教的束缚,让桃园三结义靠边,把“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曹丞相奉为主角,把曾经的一代奸雄塑造成了时代的英雄。曹大人的千古名言被现代人演义成了“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这让那些“尔虞我诈、升官发财”的现代人如获至宝,获得了急需的精神食粮,从此可以安心做小人再无顾虑了。   

站在历史的角度看,三国人物皆英雄其实半斤八两,我也觉得以前人们对曹操不太公平。我觉得对其评议最到位的应该是自封“厚黑教主”的李宗吾先生。但李教主一针见血过于直白,让有的人不能适应。李教主的文章就象用纯净的甘泉和新鲜的大米煮出来的大米饭,新鲜而又喷喷香,但不够味。而易教授不愧是大厨,虽然用的是冷饭,但凭借炉火纯青的技艺,精心配备的佐料,以及央视八星级的场所,烹出了食香味具佳的上好美食,能不为之所动吗?   

说来容易做到难,做饭人人都会,种粮的农民也会做饭,但这种农家野味在高雅人的眼里是上不了台面的。但大厨不是谁都能做,绝非一日之功。如果想要受欢迎,除了功底扎实还要懂得投其所好,要能揣摩食客的口味,重要的是必须具备独到之处,最为关键的是要懂得如何扬名。   

厨艺高强者不只一人,却不能全都扬名,就是因为不得要领。大厨扬名的关键就是要选准施展手脚的场所。你想,一流的大厨在一处路边大排挡也能出名,但只是小有名气无法名扬天下。要想名气大就得去星级高的大洒店。比如大家喜欢的赵大叔很早就出名,但没上央视前只是东北红笑星,是地方名人,上了央视一家伙全国闻名,甚至走出了国门。   

易不但厨艺超强还深得要领,他没有在家门口而是千里迢迢的去了北京城,谁都知道那儿有一家八星级的CCTV。巧得是时机非常的好,一方面市面上急需他的这种口味,另一方面他即将卸任,不但积累了毕身绝学,还不影响主业,万一遇冷没有风险。   

抽丝剥茧之后可以清晰的看到,易教授不同于写演义的罗贯中,也不用象陈寿那样去写历史,更不必象金庸那样苦思冥想的写武侠。他可以利用现成的材料重新取舍并添油加醋,做出符合受众口味的料理即可,这不正是大厨的独到之处吗?需要肯定的是,做饭人人会,但要成为大师级的大厨不但要有扎实的功底、丰富的经验,最难的就是对火候的精准撑控,而大师已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能到此高度者凤毛麟角。   

功成名就、信心满满,易教授的声音中气十足,说话妙语连珠。凭他出神入化的语言功力此次“不是人”的言论应该不至于是口误。易教授此言是何用意呢?一个在普通民众眼里名不见经传的茅先生,为何能让炙手可热的明星人物说出“不是人”的话呢?看来这个茅先生不一般呀!   

茅于轼确实不是一个单纯的专家,他在‘美国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下创办了‘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美国作家弗朗西斯·斯托纳·桑德斯(Frances Stoner Saunders)在题为《谁承担后果——美国中央情报局与文化冷战》的著作中揭露,为了发动文化冷战,实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向各类美国慈善机构投入巨款,使其能够掩饰颠覆性的活动。   

中情局以慈善机构作为掩护,在其他国家的大学、工会、青年社团和出版社等组织发起大量的文化活动。显而易见,享有盛誉的福特基金会就是一家被用来实现这一目标的美国基金会。美国学者詹姆斯·彼得拉(James Petras)认为,福特基金会与中情局的合作,是旨在加强美帝国的文化霸权,削弱左翼的政治和文化影响。   

综上所述,茅于轼的这家挂着羊头的狗肉店,很可能是‘美国中情局’以‘福特基金会’的名义资助创办的,为谁服务不言而喻。除了前文提及的有关航母的雷人言论以外,茅于轼的有些言论已到了有恃无恐的地步。对于主权,全球各国都是寸土不让,而茅于轼却认为有些中国领土可以放弃,还大言不惭的说:“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人们不禁要问,既然如此,中国的事又于你茅于轼何干?你能代表中国人吗?一派胡言是何居心?   

除了少数专家,多数所谓的经济学家我是不屑一顾的。如果这些神马会讲人话,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称他们为洗脑大师更为恰当,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实际上是各种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和游说者。他们的一些理论连自已都无法自圆其说。象茅于轼一样的自由派所鼓吹的全球经济,实际上就是西方黑社会国家设的一个赌局。他们先把一些国家吸引到他们开设的赌场上,然后好戏就上演了。

这种手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先给你尝点甜头,当然中间会反复多次,然后再连本带利一起收回去,然后好心的帮助你,主动的把钱借给你,几番猫捉老鼠之后你红了眼,孤注一掷,不知不觉钱越借越多。他们估计差不多了,便不借了,开始向你讨钱,他们知道你已没钱还债,便拉下脸要你用家当抵债,然后把你的家当低价折算后抵扣他的赌债,然后你就被扫地出门了。   

如果遇到不吃这一套的,他们就直接扒了他的皮,就象对待卡扎菲那样。完事照样西装革履,谁敢说他是流氓?那些自由派则会对此高呼“英明”,他们的逻辑是,用菜刀伤人者是流氓,用导弹杀了很多人的侵略者却是文明民主的绅士。在他们看来只要贴上“民主”的标签一切行为都是合法的,一切言论都成了“民主真理”。   

以上只是基本原理,说白了原理很简单,操作很复杂,玩法很八卦,目的很明确,就是把自已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争夺,一个温水煮青蛙的游戏。且不说昔日的苏联和日本以及东南亚国家的经历,眼下的卡扎菲直到穷途末日才发现着了别人的道。也门的萨里德也想知道,自已一向都乖,这样的一张好牌,民主绅士怎么说丢就丢呢?   

古今中外所有的骗术原理都一样简单,但手法却五花八门且越来越复杂。要想有人上圈套不少了推销人员,这种活非自由派学贼莫属。从侦破的各类诈骗案来看,越来越多的骨干人员都是高学历者。接受了高等教育并不就能超凡脱俗,为了钱没什么不可能。那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就曾心安理得的说:“我不在乎拿外国人的钱,也不在乎拿资本家的钱。我不拿他的钱,我拿谁的钱?谁给我钱?政府的钱,我们很难拿到。有没有老百姓拿钱给我们?有,那是少数,给个两万三万的,靠这个根本活不了”。我只想问一句,外国人为什么要给你钱?   

凡事有利就有弊,可是,这些自由派在大肆鼓吹自由经济的优势时,却避而不谈自由经济存在的题问和隐藏的祸害。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有利益必然伴随风险。经历多次危机洗礼的西方国家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们发现危机就象洪水泛滥一样不可避免,一旦洪水来袭堵是堵不住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前设置溢灌缓冲区,即时分流。把利益留给自已,风险丢给别人。他们的如意算盘就是把风险向新兴国家转移,让新兴国家走自已曾经走过的弯路。中情局之所以授意‘各类美国慈善机构’资助国内的一帮神马创办各种研究所,目的就是让他们拐良入娼。  

以救世主自居的民主绅士,如果真的关心别国,为什么要对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采取技术封锁?却要不遗余力的推销所谓的民主自由?因为他们清楚,技术可以用于发展,民主可以制造混乱。天下不乱怎么浑水摸鱼?怎么扮演救世主呢?不要再为庞大的外汇储备而欢欣鼓舞,他们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给以没收,然后交给听话的主,再让他们以“民主”的理由直接进贡,就象对利比亚那样。风景这边独好,是因为庄家还不想摊牌,不可掉以轻心。   

人民需要民主但不是被民主,需要自主的自由民主而不是外人按排的自由民主。如果自已家的事却要由外人指手画脚这样的民主要来何用?   

  由于对某些神马学家不感冒自然也就不关注。无意中看到了这位茅专家的大作,没注意作者还以为是小朋友写的,幼稚的可爱,比如他说:“贪污5000亿不是大事,我们国家一年被贪污的钱顶多是5000个亿,而全部生产是20万亿,5000亿只占了百分之二点几,所以这么一看,贪污不是一个很大的事”。   

你以为他真的这么幼稚吗?大家猜一下茅于轼为何这么说?因为这些钱将存入美国的银行。拥有这些钱的人也将成为美国公民。等这些大虫都去了美国之后,如果不听话,他们就能以洗钱或巨额财产来路不明等等理由予以没收,当然他们没收的是美国公民的钱,与中国人民无关。如果与之合作就可以用美国商人的身份返回中国完成帝国的使命。眼下‘国内捞钱,海外养老’已成常态。   

请问茅专家:“根据你的观点我们能否这样说,杀一个人不是一个很大的事,因为中国有十三亿人,你茅于轼只占了十三亿分之一,与你的百分之二点几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这么一看,象杀狗一样杀了茅于轼不是一个很大的事”。“茅于轼先生我这个小朋友想对你说,你太有才了,如果不是你这位专家的话我怎么也想不出提这样的问题”   

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些高论竟都是茅专家写的,心想这位专家也太谦虚了,竞然把自已当成小学生了。有些话恍如无赖泼皮的言论,比如上文提到的“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   

如果是专家写文章应该是小菜一碟,随便写也不至于此。之所以这样有可能是有意为之的,是有目的的。我发现这类神马大多熟知所谓的眼球理论。大家知道信息必须由眼球来接收,如果眼球不关注再好的信息也不为人知。那些整天闹绯闻的人都明白这一点,就是用脸皮换名气。   

大家知道中情局染指的‘美国福特基金会’为何要资助一个八十多岁的所谓经济学家?让他养老?还是让他为社会主义建设献计献策?不管怎么说,花了人家的钱就得定期完成作业,不然怎么向金主交代?作业听起来很简单,就是把馊主意用理论的形式发布出去。刚开始倒还不难,后来露出了狐狸尾巴就不一样了。想要在铁桶中完成作业,对于一个八十多岁的朽才来说,真的是难为他了。怎么办?对了,有个小朋友都知道的成语叫狗急跳墙。   

虽然茅先生是著名的经济学家,但在多数传统的主流媒体上却难得一见,再说他也未必能象易教授一样有料可售,如果不是特别关注一般民众大多不知他是神马浮云。怎么办?   

办法是想出来的,人大多不爱听说教,但不反对听骂街。试想,如果让一个学识渊博的大学者在街头讲授做人的大道理,有人会听吗?但是如果让两个泼妇在街头对骂一定有不少人在看。知道眼球理论的人都明白这一点。既然正常渠道行不通,那就骂街。反正八十老几了,皮能与大树一较高下。骂街不但可以引来众多的眼球,同时顺便来点粉的带点黄的,金主按排的私货不就发布出去了吗?说不定上司还会夸他太有才了。   

再回来看易,功成名就的易无缘无故为何来这么一句?也许易是性情中人出于对师长的维护,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但这句话从宣传和信息传播的角度来看威力不小。大名鼎鼎的易向来儒雅,突然似粗非粗的爆这么一口,必然会引起人们至少是粉丝们的好奇。大家上网一搜茅专家的那些粉的、黄的、歪的、邪的语录不就呈现在眼前了吗?   

如果易坚持认为,“如果谁对茅先生有所不敬,我认为他不是人”。那别人是否也可以这样说,“如果谁尊敬茅于轼这样的神马,我认为他不太象人”?!   

告别讲台,走上舞台,来到了前台,下一站会去那里?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是还没有发生的事,只是一种假设。如果有一天有的教授准备去美国,可不要大惊小怪。   

[ 转自铁血社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有一段精彩的文字,大意是:猴子的屁股本来就是红的,平时蹲坐在地上,人们不容易看到,当它爬到高处的时候,红屁股就暴露无遗了。这本书很精彩,据说有位夫人看完这本书后很想认识这本书的作者,于是钱先生便对她说:“如果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很好吃,为何一定非要知道这只蛋是由哪只母鸡生的呢?”同样也可以这么说,“如果你喜欢吃蛋又何必在意生蛋的母鸡会拉屎呢?”   

如果因为一句话而否定一个人是荒唐的,但如果一个人因为名气大而无所顾忌却是不可思议的.从央视包装的易中天、袁腾飞等一个个是什么货色?  

从戏说三国再到戏说易中天这个人,成也在他这张乌鸦嘴上,败也在他这张乌鸦嘴上 ,自从他挺茅贼他骂“大多数中国人不是人”后,他再胡谄什么还有人再听吗?还有人再相信吗?往后他最多不过是人们酒后喷饭的笑料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