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泉的博客

有书大富贵,品茗小神仙。

 
 
 

日志

 
 

写作改变命运  

2010-06-24 21:54:42|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十九日清晨,我骑摩托车从家里出发,顺着宽敞的襄南路向襄樊进发,打算到襄阳区龙王镇柏银村拜访农民女作家周春兰。她和我一起参加省作协组织的农民作家培训班的培训,听说她的小说创作有了很大的进展,我决定去拜访她,向她学习,交流一下创作心得。到了襄樊二桥,我下来休息一会儿,看到江面上有两个游泳的人在击水横渡,心情为之振奋。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走了还不到一小时。

接着往老河口方向飞奔,因为我知道龙王就在那个方向。在路上,我想停下来吃碗面,却看到店里总是挤满了人。好不容易看到有个店里人不多,下来一问,原来面卖光了。我只好继续往前赶,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看到有三两个人在那里吃面。我对老板说:“来碗面。”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满脸络腮胡子。他问:来碗杂碎面?我说好吧。不一会儿一大碗堆满牛肉的面条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开始觉得这里的小吃比南漳的实惠,要是在南漳,那牛肉顶多三两块牛肠子,和这里的根本无法相比。吃完了结帐的时候,老板的话让我感到很吃惊。我问多少钱,他说七块。南漳顶多四块,而这里却要七块,也太贵了点儿。心想被宰了,但又能说什么呢,只好自认倒霉。其实我当时只是想吃两根油条,喝碗稀饭。却没想到老板这样问,我就认了。都是面子害人,活该。我收好钱,又觉得这钱不能出得太冤,问:这里离龙王还有多远?老板爱搭不理地说:还有四十多里。

走到汉十高速入口处,我给周春兰打了电话。她马上回了,并问我到了哪里。我说快到白集了。她说直接往前走,她到柏银接我,她就住在柏银附近。

我到了柏银,站在佳美超市门前。这时手要响了,我问她在哪里,她说已经看到我了,于是我们见了面,只见她还是那样不胖不瘦了,和在培训班学习时差不多,只是脸上更增添了不少苍桑,但精神爽朗多了。她领我往她家走。一条土路,两条拖拉机车痕碾得很深。两边都是刚插上秧的水田,路上的草长得不浅,显见路的荒凉。去年方方主席也是打这条路去的她家,去慰问她,给她的写作带来了希望,让她的写作插上了翅膀。

前面一个院落掩映在绿树之中,周春兰向我指了指,那就是她的家。只见一道低矮的院墙围着三间破旧的房子,两扇生锈的铁大门开在那里。院子的前边长着几棵小柿子树,门前靠右是一棵大枣子树,想像得到枣子熟了的时候,树下的热闹场面。正屋是三间青砖和土坯混砌的瓦房。进到屋里,屋顶有几处能见到外面的天,房顶上的桔杆叶子吊着很多,随时可能落下。迎面是一个旧式大神柜,上面放着啤酒瓶和白酒瓶等杂物,可以想见生活有些杂乱。柜前一张饭桌,当中挖了一个圆洞,那是冬天放炉子炖菜用的。进门靠右一张三屉办公桌,上面放着去年方方主席送给她的电脑。

坐下后,她给我发了茶,然后打开电脑,她把方方主席和省作协领导及市作协领导来看望她的照片当作了桌面。我问了她一些创作情况。她说小说写起了,但杨彬老师给她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要她作大的改动。她为此很为难。我知道修改小说,特别是作大的改动,有时比新写还要难。就像建房子,拆了重建比新建有时还要麻烦。

我问她和方方主席联系过吗?她说联系过,但不经常联系,怕给方方主席添麻烦。她说方方主席说了,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她,但她一直没找过,她说她张不开这个嘴,因为她的困难太多了。她说她现在被很多困惑困扰着,她太累了,只想好好睡觉。除了农活紧,还有心理上也累,她又和我说了她们这个地方的人不理解她,对她冷嘲热讽,搞得她心烦意乱,无所适从。对此我想像得出,一个农村妇女要想在文学上有所建树、当一个作家该有多难。她说为了写作,没少和丈夫打架。就在去年以前,每年都要打上几架,都是为家里的事,田里的事,有时甚至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自从去年参加了省作协举办的农民作家培训班,她的命运改变了不少。至少今年丈夫没再和她打架了,特别是方方主席来过之后,她丈夫对她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她又说,这里最大的好处是两口子不管怎么打架,打得再狠,从来没人提出离婚。这让我想起了农村的一句俗话,叫‘家鸡打得团团转,野鸡打得满天飞’。她说这叫“旧鞋不磨脚”。他们这里的人把两口子打架当成了一项生活内容。就在昨天,她侄儿还把侄儿媳妇从楼上拖到楼下打,打得很重,她去劝了,他们才住了手。她说这就是当前农村生活的原生态,反映了农村真实的一面。

一会儿,她丈夫回来了,她向我介绍:丈夫姓饶,很勤快,是把劳动好手。农忙时在家种地,农闲时外出打工。我看到她丈夫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脸上晒得很黑又胡子拉碴。穿着兰色的工作服,上面沾满了泥星,看上去有些粗俗。他见了我喊我谷老师,我感到很亲切,但他的称呼和他的相貌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过后,他和我谈了家里的情况。他种了十八亩地,五亩多水田,旱田已经种完了,只剩下一亩八分田水田因为等水没插上秧。我说你们这么忙我不该来打扰你们,他说哪里?你们搞写作的就是要走动走动,才能写出好文章。你能来我们很荣幸……

一会儿饭好了,周春兰专门请了人来做饭,并炸了油饼,还买了各种卤菜。又请了他的侄儿来作陪,看得出对我这个不速之客的招待还是蛮隆重的。那油饼很好吃,我一下吃了三个。

吃过饭,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我对小饶说,你以后还要多支持周春兰写作呀,他笑笑说, 那是一定的。这时,我想起了方方主席的一句话:一个地方只要有一个人在写作 ,那么这个地方的民风就会与众不同,这个地方的文明程度也会进步很多,因为写作能影响很多人。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是的,因为写作周春兰的命运正在改变。如果她不写作,她可能永远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农村妇女。她现在写作了,她的丈夫对她的态度改变了,她的家庭也有了一定的变化。如果不是写作,我也不可能跑两百多里去请教这个搞写作的同行。

她总是说她现在的房子太差,不好意思见人。说她的钱都花在两个儿子身上了,前后花了有十多万,不然也早盖了房子。我说你只要坚持写下去,就一定会成功。写作虽然不能为你创造财富,但却可以为你创造财富插上翅膀,她很赞同我的观点。

临走的时候,她送我一罐蜂蜜,我很感激地接受了。看到周春兰通过写作正在改变着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命运。虽然那罐蜂蜜我没尝,但我想那蜂蜜一定很甜。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